微言網

搜索
查看: 379|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這二人為何是“皮旅”中原突圍中“奇跡的奇跡”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10-19 14:51:57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皮定均與夫人張楓合影

皮定均之子皮效農在紀念皮定均誕生90周年活動時,說過這樣一段話:

“父親是個軍人,戰將,在戰場上叱咤風云,軍令如山,可是在平時生活,他又是個老農、慈父。也許是從小在大別山生活的艱辛和苦難,家庭的破碎和奶奶的教育,使他對勞動人民具有一種本能的尊重與熱愛,他常教育我們要遵重警衛員、駕駛員、炊事員、保姆、尊重他們的人格。這與我奶奶對我父親說的‘見到窮人討飯要給一口飯’的話是一樣的。” ⑯

其實,皮定均又何止在家庭生活中是“慈父”呢?在中原突圍的行軍打仗的日日夜夜里,“皮旅”官兵對他的“慈父”形象記憶猶新,親切而溫暖。

他們說,別看皮司令指揮作戰軍令如山,六親不認,鐵面無私,但他對戰友、對部屬,對老百姓可好啦!在“皮旅”官兵眼中,嘴唇上翹,喜性洋洋的皮定均,是和藹可親的“兄長”和“慈父”。

參加“皮旅”突圍的官兵中,有二十三位女同志。這批女同志非常了不起,他們竟與男同志一樣,爬山涉水,走完了艱難困苦的二十四天行程。

不僅如此,在突圍過程中,女兵隊伍中還誕生了兩個小生命,這是中原突圍中奇跡中的“奇跡”。

第一個生孩子的是供給部長范惠的愛人薛留柱。中原突圍時,她已臨近分娩,旅首長知道她要分娩,專門配了一匹騾子要她騎。薛留柱在快走到吳家店時,感覺到有臨產的預兆,她的孩子是在當地農民家的灶房里出生的。

1974年,范中原和母親薛留柱相認時的合影

為了紀念中原突圍,范惠夫婦為這女孩取名“中原”。

范惠夫婦一輩子都記得:皮定均、徐子榮等旅領導知道后,都來看望和道喜。他們說:“行軍打仗還添丁增口,真是大喜事啊!”

他們記得皮定均抱起小中原,邊端詳邊夸獎:“這娃娃漂亮,名字很有意義,要好好照顧她。”皮定均命令:派一副擔架,四個戰士,輪流抬著母女行軍。

四天后,“皮旅”在狂風暴雨中搶渡磨子譚。

趙元福回憶,這時,敵人的機槍子彈已經落到河中間,炮彈掀起的水柱幾乎把小船震翻。皮定均目送著家屬、傷員上船時,很快發現了隊伍里少了一副擔架,他問供給部長范惠和他的愛人薛留柱:

“孩子呢?”

范惠沒有回答,仰頭望天;薛留柱淚水漣漣,低頭不語。

皮定均立即明白了,他們為了不影響部隊行動,把才出生的孩子丟下了。此時,皮定均無法發火,也無可奈何,他嘆了口氣,說:“算了吧,算了吧,這孩子多可愛啊!”

時隔二十八年后,范惠夫婦終于在大別山區找到了自己的女兒中原,她已經結了婚,癩痢頭,穿著一條綴滿了補丁的褲子,已經成了幾個孩子的媽媽。據說,這孩子在大別山,輾轉經歷了八家!⑰

在突圍途中誕生的另一個小生命,是三團參謀長青雄虎、何濟華夫婦的孩子,一個名叫“突突”的女孩。

“皮旅”三團一營營長趙聯誠回憶,當時,二團和一團在前面打得正緊,皮旅長命令,作為后衛的三團快速向前靠攏,準備投入戰斗。

正在這時,青雄虎對趙營長說:“我先到前面去,你走慢點,我愛人要生孩子啦!”

趙營長慢慢走,等到了騎在馬上的團長愛人何濟華。趙聯誠回憶說:“她臉色發青,羊水都流出來了。我們把她扶下馬,不到二十分鐘就生下了一個女孩。”

皮定均是在一座橋下指揮部隊攻打青風嶺時,得知青雄虎愛人生孩子了。三團團長曹玉清回憶,先頭部隊發起兩次佯攻都失敗了,皮定均顧不上細問,但還是關照衛生隊派個醫生去照顧,特別囑咐曹玉清:“一定要保證母子平安。”

強攻青風嶺戰斗結束后,皮定均一直站在路邊等著三團的隊伍上來,打聽青雄虎愛人在哪兒。當他看到何濟華柱根棍子走在隊伍里,有個戰士幫她抱著新生的嬰兒,皮定均非常驚訝:“你怎么不坐擔架?這身體怎么能受的了?”

何濟華回憶,皮定均從戰士手中接過嬰兒,嘴對嘴親了一口,他高興地對何濟華說:“這是戰火中誕生的孩子,我們這支部隊后繼有人啦!”何濟華和幾位女戰士都提議皮旅長為小孩起個名字,皮定均稍微思考一下,說:“就叫突突吧,在中原突圍中誕生的孩子。” ⑱

在突圍路上的“突突”槍聲中誕生的“突突”,一誕生就習慣了槍聲。何濟華說,第二天在搶渡磨子譚時,敵人機槍子彈打穿了她的襁褓,也不哭不鬧。但是部隊一停下休息時,她反倒哭鬧起來。

范中原、青突突,兩朵戰地之花,她們的名字合起來是“中原突圍”。她們確實是中原突圍中“奇跡的奇跡”。

這兩朵戰地之花,不僅僅是愛情之花,生命之花,更是“皮旅”這一堅強集體中的團結友愛之花。

皮定均將軍自1929年底參加紅軍后,就再也沒有回過老家古碑鄉。中原突圍時,他率“皮旅”在鄰近的吳家店住了三天,因軍機需要,雖與故土近在咫尺,也只能望山興嘆,徒增思家之情。

張烽的學生、八十五歲高齡的傅善祿談起皮定均將軍格外激動。上圖是傅善祿筆記本上記錄的皮定均子女的情況

寫到這里,使我不禁想起三十六年前(1983年3月20日),我在金寨古碑區采訪皮定均將軍之侄皮國立時,意外地了解到一件事。

那天我問:“‘皮司令’建國后有沒有回家?”

“有回家。1952年回來過,叔叔和阿姨,一個警衛員用扁擔挑著國宏和效農。”皮國立沉默了一會兒,不無遺憾地說:“但只住了一天就走了。”

“啊,一天就走了,為什么呢?”

皮國立欲言又止,我也不便多問。

據說那一次,皮定均離開家鄉的途中,突然遇到大雨,山洪爆發,雷聲如炸。皮定均一家被困于野外山中一農家里三天三夜。鄉親們傳,老天爺不讓皮定均走,要留他多住幾天;又有傳,皮定均回家只住一天便回,寡情無義,故此遭天怒,以雷轟之。

皮國立提起當年事仍耿耿于心,不能釋懷。

皮定均夫人張烽晚年的回憶,終于為我們揭開了這個謎團。

張烽說:“對,始下小雨,后大雨,山洪差點把車沖翻。后來借宿一農家,三天后雨停了才起程。”

返回路上,張烽一個勁地發牢騷:“我就不明白,你未回鄉前朝思暮想,回鄉后只住一日便走?”

張烽說:“返回途中,定均一言未發,任我牢騷滿腹。”

數年后,皮定均才向張烽吐露心跡。張烽言此哽咽不已:“老皮怎不想在家多住幾日?但他感到參加革命的兒時伙伴,死的死,亡的亡,僅自己一人生還,心里很矛盾很痛苦也很不舒坦。”

回鄉當天晚上,十里八鄉的鄉親們趕來,擠滿了皮定均的家,這個問,我的兒在哪?那個問,我的哥在哪?還有問,孩子他爸呢?

張烽說:“那么多人向老皮詢問親人下落,他心里怎能受得了?!那一夜他眼睛紅紅的,一宿沒有睡。天一亮就喊我們起來,回家。” ⑲

據金寨縣黨史載,該縣三十年代,曾有十萬青年參加紅軍,幸存者僅數千。與將軍同參軍者十四位伙伴,有許多是“皮旅”的官兵,均戰死沙場,無一生還。

當年金寨縣有歌謠云:

大別山生得妙,

南有長江水,

北有淮河靠,

西有平漢路,

東有津浦道。

縱橫千余里,

物產更富饒,

啊,這是什么地方?

鄂豫皖蘇區發展了。







當他人從你分享的鏈接訪問本頁面時,每一個訪問者的點擊,你將獲得[1金錢]的獎勵,一個IP計算一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宁夏11选5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