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網

搜索
查看: 1020|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落馬女廳官的“保養秘訣”:受賄800余萬 每月花1萬美容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10-17 10:34:14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雖已年過半百,但每次出現在公眾視野中,長相姣好的張慧光總是光彩照人,氣質端莊。很多人問她保養秘訣,張慧光常笑而不答。

直到2017年3月,身為北京文資辦黨委書記、正廳級官員的她,因犯貪污罪、受賄罪,被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5年,并處罰金350萬元,這個“保養秘訣”終于公開:張慧光每月僅花在臉上的美容保養費就高達1萬余元。這么多錢,從何而來?

原來,當官的這些年中,她貪污95萬元,受賄800余萬元。被判刑后的張慧光提出上訴。2018年10月30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裁定,維持原判。

“美女局長”的腐敗從美容開始

1958年4月7日,張慧光出生在山東省菏澤市。15歲時,她參了軍。1979年,在部隊,張慧光入了黨。后來,張慧光從部隊復員,成為團山東菏澤地委副書記。之后的多年里,張慧光踏實工作,受領導賞識,工作崗位頻頻調動,曾先后擔任團中央、全國婦聯等部門的處長和國家新聞出版總署副司長等職務。

2002年,張慧光調任首都精神文明建設委員會辦公室主任,2008年3月,她任北京市旅游局黨組書記、局長。當時,北京奧運會開幕在即,面臨大量游客,張慧光肩負重任。上任后一個月,她在北京市旅游行業迎奧運動員大會上,作了一番激情昂揚的演講:“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式距今只有120天,中華民族的百年期盼即將實現……同志們,做好奧運旅游服務保障工作,責任重大、使命光榮。我們一定傾注更多的心血,投入更大的力量,精益求精,扎實工作,以優異的成績為奧運添彩,為辦一屆有特色、高水平奧運會作出新的貢獻!”

面對公眾侃侃而談的張慧光,淡定從容,條理清晰,思路敏捷。殊不知,如此光鮮的背后,隱藏著一顆逐漸腐敗的心。

和張慧光年齡相仿的付芳,是北京市朝陽區一家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老板。付芳是個女強人,2009年,她正在為自己公司爭取北京市旅游局一個大型旅游欄目的拍攝制作工程。為了爭取到這個項目,她找了很多關系,終于結識了張慧光。付芳多次請張慧光吃飯,給她送禮,投其所好地搞好關系。

2009年年底,張慧光對北京市旅游局的這個項目進行最后審核,付芳的公司順利通過。

2010年春節,付芳來到北京長安街上著名的賽特購物中心,買了一款價值近3萬元的手表。付款后她沒馬上取手表,而是把付款憑證送到張慧光手上:“買了塊表,不知你喜不喜歡。”張慧光去購物中心取了表,給付芳打電話:“這款表好看是好看,要是顏色再鮮艷點就好了。”

付芳聽得出張慧芳的言下之意,立馬前往購物中心,買了一張內有2萬元的購物卡,送到對方手中。

一塊名表和一張購物卡,對于當時的張慧光來說,算是一筆不小的橫財,一向愛美的她,給自己買了一些高檔衣服、包包和化妝品。

2010年春,北京市旅游局與付芳的公司簽訂拍攝協議書。項目終于落實,張慧光抓住機會,給付芳打電話:“付總,我過幾天要去‘雪丹’,你去嗎?有時間的話一起呀。”打這個電話之前,張慧光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她要讓對方感覺到,自己常去“雪丹女子俱樂部”做美容,叫上付芳,無非是給對方面子而已。

付芳心領神會,第二天便開著自己的豪車,等張慧光下班后,載上她直奔雪丹女子俱樂部。俱樂部內裝修豪華,服務員熱情周到,張慧光心里暗暗驚嘆:“這里的女人真是會享受。”

“給我們做兩套你們這里最高檔的身體美容護理。”付芳出手大方,帶著張慧光走進俱樂部的一個豪華包間,兩人在那里享受了一次貴族般的美容服務。

做好美容,付芳結完賬,把張慧光送回家。隨后,她立即返回雪丹女子俱樂部,用自己女兒的名字,辦了一張會員卡,往里面充值數萬元。之后,她把這張卡留在俱樂部,囑咐工作人員:“這張美容卡以后專門給張慧光使用。”

隨后,付芳給張慧光打電話:“以后你去俱樂部,就用我辦的美容卡。你只管用,其他事你不用操心。”

當時,對于一個50多歲、十分愛美的女人來說,最好的禮物莫過于一張美容卡。此后,張慧光每個月都會去俱樂部做兩次美容,結賬時刷的都是付芳送她的美容卡。

張慧光選擇的都是俱樂部最貴的美容護膚品,每個月至少花費上萬元。付芳基本不去俱樂部做美容,但她會適時往美容卡里充值,從2010年到2011年年底,她先后往美容卡里充值46.8萬元,供張慧光使用。

索賄90萬就好像是“9元”一樣

漸漸“開竅”的張慧光,胃口開始大起來。她很快就覺得,自己從付芳身上得到的好處,只不過是“蠅頭小利”,北京另一名廣告公司女強人古美云,才是她的“大魚”。那么,這條“大魚”該如何釣?張慧光自有手腕。

張慧光和古美云的第一次見面,是2009年夏天的一個社交場合中。一身奢侈品牌的古美云,穿梭在酒席間,和每個人都“自來熟”。見到張慧光時,她也不例外:“我古美云今天算是見到真正的女神了,你們以后別再叫我女神,在我們的美女局長面前,我就是只穿著花裙子的螞蚱。”古美云的大嗓門,把在場所有人都逗笑了,酒過三巡的張慧光,被如此高調的贊美,奉承得極其舒服。

那次飯局后,張慧光和古美云就成了“閨蜜”,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古美云都會帶上張慧光。張慧光感慨:“做人還是要像你這樣瀟灑啊。”每次談公事,古美云都會在張慧光吃飽喝足或盡興購物之后,漫不經心地把自己的需求準確傳達給張慧光。“你說我厲不厲害,我的公司已經拿下了鐵路廣告媒體經營獨家授權、鐵路視頻廣告獨家資源、北京站和高速公路廣告牌資源,你幫我接些廣告業務唄,我賺了錢,咱們一起吃香的喝辣的。”

對于古美云的要求,張慧光是記在心頭的,她陸續幫古美云接到北京市旅游局的多項廣告項目和動車視頻試播廣告業務、北京站和高速公路廣告發布業務等,這些業務的合同金額達1000余萬元。

更為重要的是,張慧光在幫古美云承攬業務時,是沒有經過招標這一環節的。“有獨家授權的廣告公司,可以不用招投標。”這是張慧光在單位里放出的話,如此一來,這些業務就順理成章地成了古美云的。

張慧光的性格,讓很多同事覺得她“一手遮天”,但又不敢言語。這更助長了她的氣焰,覺得沒有什么事是自己擺不平的。而面對古美云的阿諛奉承,張慧光更是按捺不住“高人一等”的心態,頻頻夸海口:“有什么事,你盡管開口,沒什么搞不定的。”

但讓古美云捉摸不透的是,張慧光只肯接受她的宴請,她多次送現金,都被拒絕了。“張局,你幫我找了這么多業務,我得感謝你呀,不然我過意不去。”有一次,古美云請張慧光喝茶,終于忍不住,直接開了口,“你說個數,我一定盡量辦到。”

張慧光慢條斯理地把茶杯放下,接著給古美云倒上一杯:“喝一點,清清火,辦大事,不能心急。”

那天道別時,張慧光總算給了古美云一個準信兒:“以后我需要用錢了,問你要。”這句話,像一張沒填數字的支票,壓在古美云心頭,十天半個月都坐立難安。

這張“支票”終于在2009年年底要“兌現”了。“我看中豐臺區的一套房子,想以我女兒的名義買。”張慧光在電話里直接開口,讓古美云“幫忙”買房。很快,古美云將80萬元匯入張慧光女兒的銀行卡中。

古美云的辦事速度,讓張慧光很滿意:“美云啊,咱們的友誼天長地久。”這是2011年5月,張慧光要到廣州任市長助理前,和古美云餞別時說的話。古美云雖沒當過官,但她知道,張慧光這次去廣州掛職,回來肯定能升官,到時候自己的公司還得倚仗她。

張慧光才到廣州不到兩個月,就“想”古美云了。“我看中一對翡翠手鐲,渾體通透,晶瑩翠綠,你給我轉90萬過來。”那時的張慧光,說“90萬”的語氣,就好像是“9元”一樣,張嘴就來。同時,她還給了古美云一個銀行卡號,是她用一個親戚的身份證辦的。

古美云的錢畢竟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她自己是舍不得花90萬元買翡翠的,但她無力“反抗”,90萬元馬上打入張慧光指定的銀行卡中。

古美云以為,“上供”了90萬元,張慧光應該會消停一段日子了,怎料,不到半個月,張慧光又開口,讓她打101萬元過去,她還要買一些翡翠飾品。古美云只好照做,給她打了這筆巨款。

“照本宣科”的書記根本無心工作

2012年6月18日,經中編辦批復同意,北京市國有文化資產監督管理辦公室(簡稱北京文資辦)成立,這是正廳級單位,列入北京市政府直屬機構序列。在廣州的張慧光回到北京,擔任文資辦黨委書記。

見識過廣州這個改革開放前沿城市,張慧光花錢越來越大手大腳,對衣衫服飾、化妝品的要求也愈發高。

2014年至2015年,張慧光又先后向古美云索要100萬和80萬元,說是用來投資,還指定要現金。揣著巨額現金的古美云,很多時候往往連張慧光的面都沒見到,錢就沒了。“家里有人,你進去,把錢放到我臥室的桌子下面。”張慧光電話指揮,古美云把錢放下后就離開。這么多錢,張慧光基本都用來還信用卡賬、個人花銷和投資等。

認識古美云后,張慧光到底得到了多少好處?可能連她自己都不一定每筆都能記牢,但古美云心里的賬單十分清楚,自2009年至2015年,她先后送給張慧光581.5萬元,當然,她用這些錢替公司“買”來業務,賺到的利潤遠不止這個數目,這樣的買賣,她覺得倒也“劃算”。

張慧光當上北京文資辦黨委書記后,覺得自己手中的權力更大了,便更加努力地招攬“生意”。2012年8月,北京文資辦要辦一場編劇大賽,其中有不少業務需要其他公司承攬。來找張慧光的大小公司老板很多,但她唯獨看中了屠韓文的公司。屠韓文出手大方,談吐幽默,并許下承諾:“項目賺錢后,咱們平分。”

如此大的誘惑,張慧光自然不會拒絕。在她的努力下,屠韓文如愿拿到項目。2015年4月,項目完工,屠韓文約張慧光吃飯,席間,他爽快地表示要給張慧光16萬美元作為感謝。張慧光絲毫沒表示拒絕的意思:“屠總,你真是客氣,你這個朋友,值得交!”

16萬美元,當時折合人民幣99萬余元,這筆巨款該如何“洗白”?張慧光找到在銀行資金方面比較懂的朋友郭大力,找了個借口稱:“我女兒在美國讀書就要畢業了,還有10萬多美元要匯回國內,你幫我找個香港的美元賬戶。”郭大力沒見過張慧光女兒,信以為真,找了在香港開公司的一個朋友,借了對方公司的賬戶,讓張慧光匯款。2015年6月1日,張慧光讓屠韓文將16萬美元匯到了這個香港賬戶,她打算之后再想辦法把錢匯入女兒的賬戶中。

在北京文資辦黨委書記這個職位上,張慧光最忙的“工作”,就是進行一樁樁“權錢交易”。對于文資辦這個新成立的單位,她似乎不愿也沒時間去花心思。當上文資辦黨委書記一年后,在一次公開采訪中,有媒體讓張慧光介紹一下文資辦的基本情況和具體職能。張慧光全程按照面前下屬給她整理好的相關材料“照本宣科”,讀一句,看一句,可見,連采訪之前熟悉材料的工夫,她也不愿意多花。

如果僅僅是不用心,張慧光這個“書記”當得也頂多是個“不痛不癢”的角,但她竟把黑手伸向了國有資產,貪污高達95萬元。

2013年下半年,北京文資辦舉辦惠民文化消費季。這個活動,在“惠”了老百姓的同時,還“惠”到了張慧光。活動需要在北京西直門和南三環等地方發布戶外廣告,張慧光將這些業務推薦給自己熟識的一家廣告公司經理張劍軍。西直門和南三環的兩個廣告,實際價格為45萬元,但張慧光暗示張劍軍:“幫我解決一些費用問題。”張劍軍立馬懂了,經過商榷,在和北京文資辦簽訂的合同上,增加了20萬元。

很快,張劍軍拿到65萬元,然后將20萬元打入一張銀行卡內,這筆錢就落入了張慧光口袋。

對于張慧光來說,這20萬元,只不過是“順手牽羊”而已,沒花多少心思。那段時間,她真正花心思“中飽私囊”的是北京文資辦的另一個大項目。2013年10月,北京文資辦與一家出版公司簽訂關于一個微電影市場的合同。在這個過程中,張慧光采取虛構合同的方法,從中套取了75萬元公款,據為己有。

坐擁巨額贓款,張慧光頻頻以頭頂光環的姿態,出現在公眾場合,享受著“眾星捧月”的滿足。就在大大小小的老板們挖空心思敲開張慧光這扇大門的同時,2016年5月下旬,一個消息傳來:中共北京市委十一屆十次全會召開,會議決定給予張慧光開除黨籍處分。

張慧光落馬后,一部名為《變質的信條》的紀錄片,在黨政機關內部流傳開來。這個曾經高傲、強勢的正廳級女高官,化作一座貪腐警鐘,時時警醒世人。

(除張慧光外,其他人名為化名)


當他人從你分享的鏈接訪問本頁面時,每一個訪問者的點擊,你將獲得[1金錢]的獎勵,一個IP計算一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宁夏11选5助手